站在 1910 年 -《中文的常态与变态》读书笔记

博客分类: 读书笔记 阅读次数: comments

站在 1910 年 -《中文的常态与变态》读书笔记

image

此文章为余光中《翻译乃大道》中《中文的常态与变态》一文的读书笔记。让我知道了,我的中文原来这么烂。

站在 1910 年

前几天,还在和朋友讨论是否部分恢复文言文,而今天读完《中文的常态与变态》,想把时间回拨百余年,1910 年代后半,政局动荡,列强欺凌,有识之士在图新的背景下,追求民族自强之路,以胡适、陈独秀为首的文人提出:提倡白话文,普及教育。于是文言文与白话文之争四起。若我站在 1910 年,会支持哪一方呢?

支持白话文,就像今天,读不懂眼前的国学经典。 支持文言文,也许今天的我是个无法接受教育的村姑。

无论我的答案如何,白话文算是胜利了,诞生了胡适、鲁迅、冰心、郭沫若、老舍、矛盾、巴金、朱自清、丰子恺、曹禺等白话文作家。

百年间中文变化极大,白话文日渐成熟。而文言文、民间文学的白话文离我们远去,英文的影响潜移默化,造成了我们的中文已经不像是中文,严重病态西化。

看看下面这些例子:

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VS 一言难尽

基于这个原因 VS 因此

更有前瞻性 VS 更有远见

不洁的颜色的都市的河沟里传出他们的焦急的叫声 VS 都市的脏河沟里传出他们的焦急的叫声

于是余光中先生写了《中文的常态与变态》,检讨白话文西化,语重心长、字字金针,所以,写成一篇读书笔记。

抽象的名词

他的收入的减少改变了他的生活方式 VS 收入减少,乃改变生活方式

西化病态:抽象名词作主语。究其根源是:英文喜欢用抽象名词做主语,如上面的“减少”是主语。而中文则以具体的事、人做主语,例如上面的“他”。

书籍的选购,只好委托你了 VS 书籍选购,只好委托你了

西化病态:名词片语做主语(抽象)。而中文习惯用一件事情、一个短语做主词,例如这里的“书籍选购”。

心理学家在老鼠的身上进行试验 心理学家用老鼠做试验

将动词分解成万能动词+抽象名词,典型的万能动词就是“进行”、“做出”,上例中,把试验分解成进行+试验,弱化了形象的动词。

更有前瞻性 VS 更有远见

富于爱国主义精神 VS 富于爱国精神

昨晚的演奏颇具可听性 VS 昨晚的演奏很好听

使用为学术用于,抽象化名词,例如有远见抽象成前瞻性,好听抽象成可听性。

人们 VS 人人、大家、大众、世人

民众们、听众们、球员们 VS 民众、听众、球员

类似于英语的名词复数的病态,中文名词没有复数一说,用人们替代了人人、大家、大众、世人实在惋惜。

 作为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以嗜酒文明 VS 刘伶是竹林七贤之一,以嗜酒闻名

《红楼梦》是中国的文学名著之一 VS 《红楼梦》是中国的文学名著

李广乃汉朝名将之一 VS 李广乃汉朝名将

他是最著名的思想家之一 VS 他是著名的思想家

“之一”的滥用,比如:他是最著名的思想家之一,地位抬到最高,一个“之一”再降下来,结果只是抬高,但并未至高,夸奖的意味大打折扣。又如:《红楼梦》是中国的文学名著之一,名著何其多,但绝对无人认为你只知道这一部书。“之一”实在多余。

过多的连接词

思前和想后 VS 思前想后

台北显得比曼谷起步更早及迈步更快 VS 台北显得比曼谷起步更早、迈步更快

英文里只说 man and wife ,这里的 and 必须要加的,可以这种连接词实在不适合加入中文。例如,我们常说柴米油盐酱醋茶,绝不会说柴米油盐酱醋以及茶,那么平时的文章中“和”、“与”、“以及”、“及”用的太多了,而灵活婉转的“而”、“并”几乎要绝迹了。

滥用的介词

欢迎王教授来到我们中间 VS 欢迎王教授的到来

 关于他的申请,你看过了吗 VS 他的申请,你看过了吗

由于他的家境贫穷,使得他只好休学 VS 他家境贫穷,只好休学

介词是英文的润滑剂,必不可少,比如: look after, take in 等,但是在中文中不能滥用,从上面的例子就知道了。滥用最多的就是:“有关”、“由于”、“关于”,特别小心。

累人的副词

他苦心孤诣地想出一套好办法来 VS 他苦心孤诣,想出一套好办法来

他成功地穿越了沙漠 VS 他穿越了沙漠

修饰动词的副词,往往以地结尾,如果试试去掉地,换为逗号,句子清爽多了。又特别指出“成功地”这个副词是多余的,穿越了就是成功了,不必再点缀一个“成功地”。

复杂的形容词

不洁的颜色的都市的河沟里传出他们的焦急的叫声 VS 都市的脏河沟里传出他们的焦急的叫声

夜色的来袭 VS 夜色来袭

一想到形容词,就想到“的”字,好像任何形容词都要以的结尾,什么繁荣的、昌盛的、伟大的祖国,什么一位衰老的、疯狂的、瞎眼的、被人蔑视的、垂死的君王。行文中,一定要留心你是不是的的不休了。

太专业性的字眼恐怕查不到吧 VS 太专门的字眼恐怕查不到吧

他不愧为热情型的人 他是个热情的人

用学术的名词替代形容词这个趋势,也就打了句子的复杂程度,例如上面用学术性(抽象名词)替代了专业的(形容词),用热情型(抽象名词)的替代热情的,实在复杂。

我见到一个长得像你兄弟说话也有点像他的陌生男人 VS 我见到一个陌生男人,长得像你兄弟,说话也有点像他。

英文的形容词总是前修饰,所以中文也出现冗长的前修饰句子,上面的例如,如果再加一个戴眼镜的形容词,句子就更复杂了。别要忘了,中文往往用后修饰句型,后饰句可以一路加下去,长而自然,富裕弹性。所以前饰句是关闭句,后饰句是开放句。

被动的动词

一架客机失事,造成 98 人死亡 VS 一架客机失事,死了 98 人

动词的西化主要体现在两方面,第一种是:在“抽象的名词”一段已经详细说明了,就是用弱化的动词+抽象名词构成句子,就如上面例句。

第二种是爱用被动语气,同时千篇一律只会用“被”,忘却了“遭受”、“受难”、“遇害”、“挨打”、“遭殃”、“经人指点”等字眼。下面是例句:

我不会被你这句话吓倒 VS 你这句话吓不倒我

他被选为议长 VS 他当选为议长

他被杀死了 VS 他遇害了

这里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文学现象,特地写来,一般来说,描述一件事情,有如下三种形式:

1. 他用光了钱;(主动语气)

2. 钱被他用光了;(被动语气)

3. 钱被用光了了;(被动语气,但不加施加动作者)

特别有意思的是,第三种句型常常变成主动语气,例如:钱用完了、戏看完了、糖吃光了……

你的写作仍然是自由的

余光中在《中文的常态与变态》一文中自己也强调,它适用于一般写作方法,无意规范文学创作。

那么你的写作仍是自由的。